Akimyny

我不会开花,也不会结果。

斩魂使巍和小赤狐生丨结局碎碎念

关于面面和巍巍的的动机问题:其实就像巍巍说的,鬼王天性本恶,面面早期跟着蚩尤(魔尊)实打实做了不少坏事,所以封印个一万年也是……应该的(面妈要来打我了哈哈)而巍巍则是跟着神农,相对走了正道。

而当年伏羲(天皇)则是主张杀掉面面的,巍巍为了留下面面一命,同时他也明白面面的确做了很多坏事,所以同意了封印面面。

这个缘故面面一开始是不知道的,所以他的感觉就是被哥哥抛弃了。

后来在结局中面面发现哥哥替自己挡下杀招,又明白了哥哥当年的苦衷,一下子就没有心结了,隐隐约约的哥控属性……(并不多啦)而他也明白哥哥心中的道义是什么,便决定不再和哥哥对着干,洗白从良(这词怪怪的)做了斩魂使,就是好孩子。...

2019-08-18

【巍生/仙侠】死都不要做灵宠(20)+(结局)

斩魂使巍和小赤狐生丨五千字爆肝完结!啦啦啦!

——

第二十章:何为苍生,何为鬼神


罗浮生回神就往东江去,自虚空中直直跌下来,挣扎着爬起便看见井然已经化出原身在院子里等着他,岑子默搂着白孔雀的脖子,低声与他叮嘱着什么。

罗浮生见了这一幕便有些踌躇,眼睛又红了,哑着嗓子道:“井然…夜尊带他上了九重天,他流了好多血……”小狐狸有些失神,没有再说下去,井然是明白的,昂首走来,雀尾一摆将小狐狸送上了自己的背。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白孔雀骤然展翅,羽翼在地面投出巨大的阴影,岑子默尽力仰头望着他们,晨光刺进他眼里,那一双眸子便含着水汽。雀灵发出清啼声声,在半空盘旋,岑子...

2019-08-18

今晚打算爆肝更新,把狐狸结局了,算一算5000多字都快平常3更的量了哈哈哈哈

2019-08-18

【井生】夜车(1)

有关无尽的前路和黑夜。

——

米勒斯是个不大的小城市,并没有机场,欧洲的火车系统叫人不敢恭维,井然想了想,决定开车去,200多公里,路上也许还要休息一夜。


独自一人上路的确有些寂寞,但长久以来井然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的旅途。在城市中的穿行还有其他汽车喇叭声,走来走去的行人们,前窗看出去,有人生的百幕剧。从热那亚上了高速之后,车流逐渐减少,景色也单一起来,长长的公路像看不到尽头,晨昏线上亮起启明星,黄昏像起伏的潮水,沉默的包裹住大地,直到最后一丝光明也消逝,便进入真正的夜。


他在西兰下了高速,转入更窄一点的镇上公路,还没有太晚,但开夜车的感觉和白天截然不...

2019-08-17

【巍生/仙侠】死都不要做灵宠(19)

斩魂使巍和小赤狐生丨巍巍的苦衷

——

第十九章 :欲往九重天


林子里细细密密下了一天一夜的雨。老天爷哭个不住,小狐狸在树洞之中伸出爪爪,翠叶上收集起的雨水汇成小小的瀑布断在他的掌心,哪里也不想去,什么也不想吃,长耳朵的兔妖给他带了野果,小狐狸乖乖的说谢谢,倒把兔妖吓了一跳。


“小霸王转了性子?”

罗浮生闷不做声的啃着果子,兔妖软绵绵说道:你这副哭脸,大家都不习惯。土地爷爷摆好一整筐葡萄,正等着你去抢呢~”

罗浮生有些敷衍的呲牙露出凶恶表情,勉强挤出笑来,兔妖便稍稍放下心:“吃饱了就不伤心了。”


天幕低垂,萤火虫像水面浮起的星火飘荡...

2019-08-16

【罗勤耕×柯泽】替身

短小片段,极度OOC预警,三观很歪预警。

——

人说灯下看美人,柯泽想去拉那灯绳,手指够到一半却被握住了,一片黑暗中他们急急的喘,罗勤耕并不愿开灯。


这是今夜的第三次,柯泽到最后被折腾的腰酸,体内再也灌不下,他累得要死,但是睡不着,借着一点月光描绘出床边那人模模糊糊的轮廓——白衬衫下面什么也没穿,解开的领带环着雪白的脖颈绕了一圈,肩胛骨有几处颇为凶狠的吻痕——柯泽扬起嘴角,那是他的杰作。最好看的是那张脸,神色却不见缱绻,薄唇咬着一根细长的万宝路,零星的火光映亮了侧脸的某个弧度,柯泽有些出神的丈量着睫毛的浓密长度,起了捉挟心思,故意说道:“这么急着走?我妈快回来了,你不...

2019-08-15

【活动】ZYL48翻身计划二宣

写然然就是痛并快乐着

居居复居居:

 
 

zyl水仙安利站:


 【生巍】大人有大人的规矩,我罗浮生也有我罗浮生的规矩。

  
  


如题,翻身计划活动二宣。

  
  ...


2019-08-15

昨天上班,晚上终于看了Refa的回放,又看了缓缓太太的文,嗷嗷嗷呜呜朱朱最好,朱朱就是最好,我会不抱任何希望的爱你的,你什么也不用做,也会有好多好多人爱你

2019-08-14

【巍生/仙侠】死都不要做灵宠(18)

斩魂使巍和小赤狐生丨卡在掉马不厚道,于是我来更新了。

——

第十八章:一万年无人得见


罗浮生以为,会有一个解释,一个苦衷,可对面这人竟打定了主意要负了他似的,紧紧抿着唇,指节都捏得发白也一个字不肯说,只有干巴巴的三个字。


对不起。


他要这三个字有何用?他的热烈,他的真心,他为沈巍献出的自由,就只值得这轻飘飘的三个字吗?


“浮生…”沈巍想抓住罗浮生的手却被一把挥开,只好有些徒劳的抓着衣角,眼神一刻不敢离开罗浮生,嗫嚅着:“我不是有意瞒你。”


“那你告诉我,是为什么?”


沈巍摘下眼镜,幻化出黑袍...

2019-08-14
1 / 18

© Akimy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