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myny

我不会开花,也不会结果。

【井慕】把你的脚放进我鞋里试试(6)


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

17

程慕生决定留下来陪井然几天,再一起回国,他非要看着他回国不可。有时候他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梦,毕竟这里是意大利,空气中充满了浪漫的因子,他们都因此而不太清醒。若吹过国内的冷风,程慕生不太确定井然是否还会将他揽入怀中。


井然不想让程慕生有这种犹疑,人们在面对自己期待已久的人和物事时往往有着不同的表现:一种像程慕生——入睡时都要紧紧搂着怀中的爱人,仿佛那人随时都会化成蝴蝶飞走,总想确认这样的久别重逢是不是真的;

另一种像井然——每天醒来都要落下一个缠绵的吻,以情热和暧昧的吻痕留下印记,已经错失过一次,再没有任何可能会放手。


但无论如何,彼此的珍惜是真的。他们一同前往威尼斯,感受着对方手心的温度和暖意走过街角,在每一面橱窗前肆无忌惮的接吻和拥抱。

这里到处都是爱侣和天长地久的爱情故事,而他们只不过是其中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一对恋人。

 

18

黄昏来临,康河两岸亮起摇摇晃晃的煤油灯,井然环抱着程慕生坐在船尾,为他拉紧外套,贡多拉缓缓驶离闹市和旅游区,谁都没有说话,唯独响着船桨推开水面的波浪声。船夫在廊桥桥底停下,用意大利语笑着说了句什么。

程慕生听不懂,井然向他轻声细语的解释:“他说,这就是叹息桥。”


这世界上有关爱情的传说故事没有三千也有一万,但总有一些会特别有名——比如威尼斯的叹息桥——日落时如果恋人们在叹息桥下的贡多拉上亲吻对方,便能够天长地久。曾经有一部1979年的法国老电影演绎过这个故事,故事中的女孩和男孩,不顾一切要得到永恒的爱情。


程慕生不信这种东西,叹息桥原本拥有更加沉重的本意——威尼斯的囚犯们从此桥走向死牢监狱,从密不透气的桥上走过时,从窗口望至最后一眼美丽的威尼斯,不禁一声长叹,拜伦为之取名“叹息桥”。


这世上能够摧毁人的事情太多太多了,爱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他的唇上却覆上另一个人柔软的唇瓣,程慕生没有闭眼,他看见越来越靠近的双眸,卷翘的睫毛蹭得他有些痒,精致的脸在眼前放大了许多倍。井然发现了他的不专心,伸手蒙住程慕生的双眼,轻咬了一口嘟起来红肿的唇珠,撬开他的齿关侵入内里,足足吻了一分多钟。

分开时两人都有些微喘,贡多拉重新开始滑动,程慕生轻轻笑了:“你知道我不信这些。”


“哪些?”

“就是…永远啊,什么的…谁说的好呢……是吧?也许今天还刻骨铭心,明天就再也不见了。你信吗?”

“我信。”

“那你说,什么叫永远?”

“永远,就是每一个明天。”


程慕生哑口无言,井然居然还是个无懈可击的哲学家,日光涂在康河的水面,橙色的边缘把井然的侧脸勾得像一尊雕塑,有着哀伤的刻刀笔触,他的目光牢牢地锁在程慕生身上,眼神中有着有关爱情的一切,又脆弱,又热烈:“想到醒来就可以看到你,我对每一个明天都充满了期待。”


“我爱你。”


他说的又快又轻,敞开了柔软的心房,好像在邀请谁伤害他,可程慕生怎么会伤害他,有谁会这样做呢?


程慕生把这份爱意妥善珍藏,悉心安放,夜色下他的眼眸璀璨如星。

“我也爱你,井然,永远。”

 

19

井然还有最后几天收尾的工作要做,程慕生这两天以“助理”的身份出入在设计师的办公室,这算是两人之间无聊的小情趣,程慕生最近喜欢在床上喊他“老板”“boss”之类的,每次都能激起身上之人越加深沉黑暗的情绪,到头来累的还是自己——的腰,但幸好程慕生并没有实际工作,所谓助理不过就是晃来晃去的吃喝玩乐,在井然工作时逛街喝酒,顺便考察一下罗马的餐厅。


井然回国的决定实际上很仓促,摆在面前的选择并不是太多,穆云平知晓此事后,为表诚意派了少公子的未婚妻程真真亲自前往意大利接洽。井然直接将人指派给了程慕生,于是程真真便成了暂时性的井然助理的助理,她的意大利语还不错,穆云平交代她要对程慕生特别关注的tips她也记在心里。越临近回国井然越忙,于是便是这两个人天天待在一起。


程慕生担心井然忙起来顾不上吃饭,做好了简餐送去公司,程真真陪他一起去,工作室的人大多在交接,人来人往,对程慕生似乎很不友好。


程慕生在一张散乱的办公桌上找到几张图纸,认出这是圣天使桥的修复方案,他想起了什么,皱起眉头费力的分辨着铅笔标画着的模糊草图——还没有看清,手中的图纸被人劈手夺过,意大利籍的助理高出程慕生半个头,一边把图纸塞进碎纸机一边冲他高声叫嚷。程慕生听出其中的愤怒和几句脏话来——人总是对这类词汇无师自通,程真真瞒不过他只好说了实话:“他说,都是你害得所有人都丢了工作。”

“欧洲经济增速不快,短时间再找到这样一份薪水的工作并不容易。”她解释道:“主要是太突然。”


程慕生忽然想说一句对不起,可是他该对谁说呢?


井然隔绝在办公室中,对大厅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人们在解释蝴蝶效应的时候说,南美洲的蝴蝶仅仅只是煽动一下翅膀,就足以引起两周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他的蝴蝶轻吻了他脸上的泪痕,大洋彼岸的无辜人们丢了工作。

爱情的力量还真是变幻莫测。

 

20

井然上了飞机便开始昏睡,他太累了,空姐送来了飞机餐,程慕生没有叫醒井然,把几样水果处理了一下尽力做了一份沙拉,万里高空中,程慕生的思绪也跟着飘飘荡荡。

 

“我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去修复圣天使桥…我想尝试抓住它。””

“都是你害得所有人都丢了工作。”

“爱与家并不是目前的最优选择,甚至都不能称之为选择。”

 

这样那样的话语交织在一起,程慕生想到井然可能是因为他做出的那个决定,心底感受到的不是欣喜而是不安——他不愿意成为左右他人人生的人,或者说,他不愿背负上他人的人生,哪怕这个人是他的爱人。


你应当更自由。


井然醒了,注意到程慕生的失神,温热的掌心握住微凉的手指,沉睡醒来的他嗓子有些暗哑,低低地滑过程慕生的耳膜:“在想什么?”


“我的确希望你能回国,但我却不希望你回国是为了我。我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

“那有什么分别?”

“有。”程慕生低下头:“爱意总会消磨,我不想你因为我放弃任何东西,不然你总有一天会恨我。我不想那样。”


他说的对,人总会为自己没有选择的那条道路设定一个更高的期许,就像井然也无数次设想过如果当年他没有出国,他们也许不会分手,那么他将拥有怎样的程慕生?


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与现在不同。

但也可以肯定的是,只有现在是真实的。


谁也不能耽于对未知选择的幻想中,井然并不是那样的人,他很快明白程慕生所指的放弃所担心的未来是什么,温柔地解释道:“圣天使桥的项目我落选了,在你来之前。”

“原因也和你无关,市政厅不愿任用一名外籍建筑师,即使我自信我的方案是最好的。”


他的语气是十足的诚恳可信——那么就应该相信吗?


“不然呢?”井然握着程慕生的手放在心口:“把我的心剥出来给你看看吧?”


还有五个小时落地,程慕生做了一个决定。

不再为了可能不爱的未来惶惑不安,在爱的每一刻都很用力很用心,这就够了。


他将开启真正意义上的新生活。


——

超字数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24 )

© Akimy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