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myny

我不会开花,也不会结果。

【井慕】把你的脚放进我鞋里试试(7)(完结)


能不能不要那么自由,能不能多爱我一点

——

21

爱与家给了井然一个月的时间安置,他买下一栋别墅,选址和房型都找程慕生来看过两次,后者显得很不上心,说着“你喜欢就好”,井然有些微的无措感,他毫无疑问的认为这是他们俩共同的房子,但程慕生似乎把“你的”和“我的”分的很清,这让他微妙的有些烦躁。


装修期间井然暂时住在程慕生那里——程慕生有些局促地试图拒绝,但他近乎强迫性质的鸠占鹊巢,打开门的一瞬间井然有些愣住了,诚然程慕生的家并算不上脏乱,但是无序的一切仍然让井然的强迫症和洁癖不受控制的发作。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本来就是这样。”


井然被这样的回答钝击在心口,敲开了回忆的一条缝隙,是啊,从前的程慕生井井有条,不,不是……他想起更早一些时候的事——最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程慕生有些无伤大雅的小习惯——喜欢光脚在地上走来走去,做完之后赖在床上不愿意去洗澡,裹着一颗甜腻的水果糖吻他,吃炸鸡时喜欢用手指。

后来这些小习惯都在井然的提点下一一改掉,像给一棵树修剪枝桠那样,井然曾活生生的剪断了程慕生身上属于他自己的那些部分,成为井然合格的爱人。


再后来,他们分开了,于是程慕生重新成为程慕生。


冰箱里摆着满满两排各式各样的洋酒,程慕生似乎是故意从井然面前穿过,熟练地起开一瓶杜松子酒,直接灌了一口,酒液滴落在唇边,井然伸出手指为他擦掉,微微皱眉:“你以前不喝酒的。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就是你走了之后的那一年吧。”

……

“对不起。”


如果有人一直用抱歉的目光注视着你,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程慕生猜的没错,意大利的梦幻泡沫已经结束了,国内的风凌冽又直接,他们都不得不清醒起来,回国后他们之间的相处就总是这样:井然不断的道歉,他不断的回答说:“没关系。”


人并不能总是很好的认识自己,但当下的这一刻总归是自洽的,改变就是改变,程慕生看向五年前的自己,不得不发出全然陌生的疑问:“那是谁?”


那是井然记忆中的爱人,那是他又不是他。

 

22

人在成长时总有一些行为模式被固化,井然最爱听的一首曲子是他小时候怎么也拉不好的一首,父亲并不严厉,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放给他听,他在错误的那个位置拼命的练习,手指被琴弓磨出血来,后来一切都变得完美,他学会了那首曲子。


你看,只要改掉错误的地方,就正确了,父亲说。


井然买好咖啡去程慕生的餐厅看他,一杯卡布奇诺,一杯冰美式,不放糖加一份冰,五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程慕生很开心,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来,井然微笑着把咖啡摆好放在桌上,“给我的?”程慕生极其自然地拿起那杯卡布奇诺,井然伸出去的手指蜷缩了一下,冰块融化的水珠洇湿了他的衣袖,程慕生注意到井然极其轻微的怔楞,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他低头吮吸着手中的冰美式,井然是吃甜的,他从没喝过这么苦的咖啡。


他终于不得不承认,有什么东西已经不一样了,他原本以为,他做错过一次,只要这次不再犯上次的错误,一切都会好起来。

总也弹不好的那首曲子,只要改掉错误的地方,就正确了,可是错过一次的人,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去做到正确?


让一个习惯于掌控和节奏的人面对一个他以为是了如指掌其实已经全新的爱人,井然终于开始忐忑起来,他的惶惑如同一个复习了五年坐在考场的考生,展开试卷的那一刻发现所有的题目都换了样子,汗如雨下,谁也不知道,他该怎么办。

 

23

程慕生回到家时发现井然已经在阳台站了很久,江风替他梳理着海藻一般卷曲的黑发,尽是缱绻的温柔,井然只穿了一件白色上衣,单薄的令人心疼,风似乎猎猎从他身体内穿过,发出哗啦啦的响声,程慕生用自己的怀抱去暖他,轻声问:“怎么了?”


井然不答,反而颤声问道:“我们结婚,好吗?”

程慕生以为自己听错了。


井然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精致的丝绒制小盒子,指节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白,他打开盒子,流光溢彩的鸽血红宝石迸发出惊人的光芒,那个自信而笃定的井然不见了,他捧着这颗他仅有的,流着血的心,站在荆棘丛中望向程慕生:“我们结婚吧。”


“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了?”

“告诉我你愿意吗?”

“这太快了,也不合常理,井然,我爱你,但是……”

“告诉我你愿意吗!!”

“我愿意…但不是现在。”


井然的步步紧逼让程慕生不得不吐出强硬的拒绝,但他仍旧没有弄清井然脸上如释重负的绝望神情从何而来,好像他亲手把匕首插进他的心口一样,而这正是井然意料之中的回答。


他在流泪,不得不说井然的哀伤使他看起来更美了,带着某种破碎,夜莺看到这一幕也会衔来玫瑰。


“你对我说在一起…只是因为不甘心…对吗?”井然嘶声问程慕生,后者对这个无端的指责又好气又好笑:“你再这么说,我要生气了。”可他终究无法对噙着泪水的双眸说出些什么更过分的话来,只好柔声劝慰道:“别想太多了。”


怎么能不想?


井然一直在想,一直在想,如果当初他能给出一个笃定的承诺,他们是否就不会因为一个看不清的未来而选择分手。他记得程慕生以前所有的爱好和小习惯。每日每夜都在回忆这些共同的记忆,一遍又一遍,生怕自己忘记什么细节,他不能再错一次了,这一次,他一定能给出一个承诺。


可是程慕生已经不需要了。


“我也曾经很难过,”程慕生慢慢地说:“忘记你花了我很长时间,但最后我还是做到了。”

“我的人生没有因为你的离开变得太差,我只是受过你的影响,带着你给我的东西继续走向下个路口。只是现在,在下个路口,我又遇见了你,我又爱上了你,就这么简单。”


玛格丽特·米切尔在她的《飘》里面这样写:“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


就是这样,井然,你明白吗?爱从来不该是单向的、绝对自信的,我们都恐惧都害怕,因为我们都爱着彼此。


程慕生为他流泪的神像拭去泪水:“井然,放弃掉那些回忆吧,看看我,我们以后会有更新的,更好的。”

程慕生为之奉献出全部的自己,他再也不怕被伤害,也根本不执着于一个承诺和一个结局,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的爱人:“井然,我爱你,不是明天,不是永远,就是现在,我爱你…”


响尾蛇叼住自己的尾巴,猎物和猎人彼此驯化。

井然终于明白,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夜莺停在枝头,而不是剪断翅膀放进玻璃罩里。


“我也爱你,慕生,我想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

结尾的结构是和 @肉丝炒面 一起讨论出来的

目前为止这是我写过最耗心力的一篇,只是想写一个普通人的恋爱故事而已,甚至都打算叫普通恋爱故事算了,后来发现对着井然和慕生这张脸根本普通不起来啊!!但是心情都还是一样的,没有那么的心意相通,没有那么的上帝视角,不是谁宠谁,也不是谁追谁。不太甜,也不太虐,好像写了一个故事又好像没有写,只有当你把脚放进我的鞋里,你才能明白,我是如何度过,追随你的每一天。

——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卑微求一下评论

评论 ( 49 )
热度 ( 215 )

© Akimyny | Powered by LOFTER